返回列表 发帖

上砂志:文峰塔的传说

《上砂志:文峰塔的传说》,延村古民居,高岭山,文峰塔
  五百年前,有一庄妈陈氏,二十八岁守寡,育有一襁褓幼儿,与家公一共三口,艰苦度日。白日与六旬家翁耕几份薄田,夜晚一灯如豆,灯下缝修理补,膝下幼儿承欢,日子虽然艰巨倒也过得其乐融融。
  位居庄陈氏家的山对面有一邓姓人家,属那时上砂之一小户,当家之人名叫邓兴,正值壮年,娶有一妻一妾,此人心术不正,老早就贪图庄妈陈氏之美貌,总想一亲芗泽,妄想一结秦晋之好;天天、天天,总在绞尽着脑汁想着龌龊的体例,策画着如何方能将庄陈氏弄到手。
  那时候的上砂,人烟不稠,杂姓也多,处处都是连缀山骊,各姓各据一山头,步调一致,仙少往来。
  一天,大清早,庄老翁挑着一担子大粪准备到自家田里去给麦苗施肥,邓兴早早的在庄老翁必经的那条田埂小路上候着了。
  在两人擦肩而过半晌之后,只听得那邓兴大吼一声:"你别走!"
  庄老翁回头问:"怎样?"对于邓兴垂涎儿媳美色之事庄老翁早就知晓,所以对于邓兴此人他是厌恶至极。
  只听那邓兴穷凶恶极指着庄老翁的鼻子道:"你适才踩死了我的人参鸡,你给我赔来!"
  庄老翁原本就是直肠直肚之人,听来更是大发雷霆地吼道:"我什么时候踩死你的鸡了?"
  邓兴指着地上:"这不就是?
  庄老翁随他所指一看,田埂上果然躺了一只死了的小鸡,急道:"你别诬陷大好人,适才我走畴昔时这里明明没有小鸡的,再说,田埂路欠好走,我挑一大担子大粪我能欠好都雅路吗?这里有小鸡的话我能没看到吗!"
  邓兴横眉毛瞪眼睛的说:"甭抵赖了,这鸡就是你踩死的,我这鸡可宝了,叫人参鸡,是从南洋买回来的,从小喂食的是人参,正准备养大了在我母亲六十大寿时宰来给她吃的,现在倒好,你一脚踩死了,你得赔我。就论现在买这只鸡的代价和喂食了那么多的人参,少说你也得赔我五百两银子。念在乡里乡邻的,别说我不讲情面,我就给你三天时间去准备,不然的话咱们就公堂上见!"撂下狠话,邓兴大模大样的走了,留下庄老翁在那田埂上气得浑身只颤抖,也不去田里浇粪了,大步如飞的直往家里走。
  庄老翁一踏进自家院子,看到娴熟孝顺的儿媳还有牙牙学语的孙子,老翁泪流满面,儿媳见公公如此忙问事情原委,待听到公公说知后也是急怒攻心。
  庄老翁伤感的对儿媳说:"都怪我儿命薄死得早,才会留下你们孤儿寡母的招人欺负,我的好媳妇啊,早知那杀千刀的垂涎你生的貌美,可那么多年以来倒也相安无事,现在看来,怕是那该死的要起头使坏了。那厮有钱又有势,我们斗他不外的,这可怎么办才好啊!"庄陈氏寻思半晌说:"爹爹,要不我们逃走吧?逃走好不好?"
  "对,逃走!对,逃走!要快,快,快收拾收拾,等到了晚上你和孙儿逃,逃到你外家的亲戚家去躲一躲,永远都不要回来。"
  庄陈氏一听忙问:"那爹爹您呢?"
  "我?我老了,一起逃的话只会拖累你的,我留下来,他们看到了我,才不会疑心你已经逃走的事。快,快去收拾东西。"
  事情就是有那么的恰巧,此时就听到门外有人喊:"伯父、姐姐,你们在家吗?"庄陈氏一听赶紧起身对庄老翁说:"来得正好,是我妹夫!"
  原来真是庄陈氏的妹夫严汉文带着他三岁的儿子从兴宁畴昔了。将妹夫迎进内屋坐定后,询问得悉原来严汉文带着儿子到揭西县城走亲戚,顺便来上砂探望姐姐来的。待听得姐姐道明事情原委后,严汉文说:"这真是神明保佑,幸好我来了,要不然你们老幼妇孺的可该怎么办才好哦。这事我看就这样吧,大家收拾一下,等天一黑,我们就上路,一个都别留下!"
  十分坚苦等天黑了下来,大家轻装上路,走的是往揭西县城的标的目标,准备在五云镇那边再转而奔往兴宁的严家。那时候的上砂并没有什么公路,就连大一点的路都没有,走的都是山上的小径。因为是逃命,所以也不敢拿火把照明,仅是凭着昏黄的月色,一路上跌跌撞撞的迟缓前行。就在刚走到位于现在上砂的大坪山上,突然听到前面人声鼎沸,狗啼声声,忙回头看,只见身前面的树林何处,火把通明,隐约听到邓兴的声音在说:"给我追,把他们一家三口都给我找出来,追到了大师都重重有赏!"
  大概走了二百多米远处,严汉文怀中的幼儿睡醒了,"哇哇"一声啼哭响今夜空,致使两个逃亡之人的心凉了泰半截,两人面面相鄙,心底直发毛。严汉文情急之下仓猝用手捂住幼儿的嘴巴,可是,在此同时听到邓兴那伙人的追呼声是越来越近了。
  眼看就快被追到,情急之下,严汉文忙领大家 躲进了一个小山洞里,庄陈氏看着两个尚不知大难临头还在熟睡的小儿,不由得泪流满面,呜咽地对严汉文说:"阿文,是姐姐对不起你,牵累了你父子俩,现在该怎么办呢?"
   严汉文冲动地说:"姐姐,咱是一家人不说二家话。"
  正说着,听到人声更近了,庄老翁咬了咬牙,拍了下严汉文的肩膀:"阿文啊,你姐姐和我的孙儿就奉求你了!你们一定要安然的逃出去!"说完转而对自家的儿媳说:"我的好闺女,这些年来咱们家亏了你了,我现在就出去把他们引开,过上一会儿你们再出去,千万要记住,必须往别的一个标的目标逃。"
  庄陈氏一听仓猝跪下哭道:"爹爹不走,我也不走!如果我们走了结留下爹爹您一小我在这里的话,您叫我怎样去面对您的儿子、我的丈夫的在天之灵呢?不,我不走,要留大家一起留,要走大家一起走!"
  "傻闺女,没时间争辩了,你的日子还长着呢,我却已经老了,听爹爹的话。"
  "不,爹爹,恕媳妇能从命,咱们生死都要在一起!"!
  颤抖的熟行轻抚着睡梦中的孙子半晌,语重心长地对庄陈氏说:"可千万、千万要保住咱家这一点唯一的血脉哪,我这就去了!"说完含泪转身往洞外奔去。西大"爹爹。"庄陈氏心如刀绞,底子就来不及阻拦,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公公清瘦的背影消失在洞外一片漆黑的夜色中。
  不久,就听到对面小道上传来邓兴如狼似虎的叫骂声伴随着恶狗嘶啼声还有庄老翁的惨啼声,从那惨叫的声音和邓家人的叫骂声中依稀听得出来,庄老翁竟是活活的被恶狗咬死了。庄陈氏紧紧抱住怀中的幼儿,胸中的悲愤的确要夺腔而出致使咬破了自己的嘴唇亦不自觉。严汉文稍微平息了下自己冲动的心情,仓猝拉着庄陈氏往另一边的山道上持续逃命。
  突然,严汉文感觉怀中的儿子不再像适才那样使劲地蹬腿了,他仓猝松开还捂在儿子嘴巴上的大手一看,只见怀中的幼儿早已双眼紧闭,竟然是没了呼吸,死了。
  凭着依稀的月色,看着儿子天真心爱的面庞,严汉文心如刀绞,庄陈氏也是泪如雨下,庄陈氏呜咽地对着严汉文说:"我的好弟弟,姐姐对不起你和妹妹啊!快,你从速自己逃命去吧,跟我在一起逃的话最终的成果只会是大家都逃不了,赶紧,我们分隔来走,如果姐姐我今天晦气命丧荒山的话,他日弟弟一定要为我和公公还有我的小外甥报仇伸冤啊!"最后一句话,庄陈氏是咬牙切齿的说的。
  "是!。"严汉文伤心欲绝地望着庄陈氏,听着越来越近的狗啼声,眼看要一起逃脱是不成以或许的了。哀痛之余他毅然做了一个决定,将怀中自己已经死了的儿子与庄陈氏怀中的幼儿更调了畴昔,然后,斩钉截铁地对庄陈氏说:"姐姐,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小孩儿的生命荣辱且非论了,得为你们庄家留住这唯一的一点血脉啊,老天保佑,他日如果得以有命再见的话,就到我故乡那边去与你儿子再叙天伦吧。姐姐,你千万要珍重、珍重!"严汉文语重心长的说完一番话,离去了姐姐,强忍泪水,抱着庄陈氏的儿子,迅速地消失在暮黑的山径小道中。
  庄陈氏心存感激感动的看着严汉文直到他的身影消失不见,才仓猝收拾好自己悲愤的心情,紧抱着垂垂发凉变冷的小外甥的尸体往相反的标的目标跑去。
  刚跑出不久,邓兴的恶狗率先追了上来,紧接着一大帮穷凶恶及的家丁簇拥着该死的邓兴也追上来了。逃无可逃!庄陈氏爽性站住不走了,徐徐地转过身来,一双眼睛就只盯住邓兴的那张丑恶而可爱的脸,那眼神里布满了失望、哀痛、还有更多的是滔天的怒火!
  邓兴气喘吁吁地走到庄陈氏眼前,恶狠狠地说:"逃呀,怎么不逃了?害我追得够呛,去你娘的!"并使劲在庄陈氏脸上甩了一巴掌。又上前捏住了庄陈氏的下巴,龌龊地说:"佳丽儿,你是怎么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早知道何不就乖乖的从了我,那样的话还不至于殉国了你家公公的老命呦,你说是吧?嘿嘿嘿。"
  庄陈氏不听则已,一听到这天杀的还在那边提到已经被恶狗活活咬死的不幸的公公,更是怒由心生,恶从胆边来,一个抬手插入了头上的发簪,迅疾地朝邓兴的眼睛使劲地戳去,只听到邓兴一声惨叫,然后双手紧紧捂住被发簪戳住的一只眼睛,竟是血流如注了,看到趴在地上痛得直打滚的邓兴,庄陈氏收回了痛快且带点狰狞的笑,整个山谷,刹那间都在回响着"哈哈哈哈"的大笑声!
  邓兴挣扎着在地上爬起,摇摇摆摆、声色俱厉地指挥着手下说:"去,把她的孩子给我摔死咯,把这个女人给我生坑咯!"一声令下,邓家的家丁们跑上去将庄陈氏怀中的孩子抢了畴昔,并狠狠地往山下的乱石堆里摔了下去。庄陈氏一个趔趄,顿然感应一阵天昏地暗,头晕眼花,愤慨的心情无以言表,胸中一阵剧痛,哀思那被摔下山崖的不幸的孩子就算是死了还要受到如此残暴的对待。
  夜风中,庄陈氏仰天长啸,晚风吹起了她长长的秀发似乎就在夜地面怒飞,清丽脱俗的娇容透露着决绝的庄严,似乎此刻的她更比脸孔狰狞的恶鬼尚另人畏惧三分,只听她咬牙切齿、瞪着一双愤慨的眼睛对着一帮暴虐的邓家人,一字一句地说:"苍天要有眼哪!今天,所有站在这里的猪狗不如的人们,你们都给我听好了,我庄陈氏在这里诅咒你们,我死后,就是化身为厉鬼,也要对你们死死瓜葛,你们的子孙儿女、世世代代,都将为你们今天的罪行支出沉重的代价!不然的话,就是日从西出,水向高流!"
  "快,快,"邓兴怕手下的家丁畏惧不敢上前,气急废弛地说:"把她给我生坑掉,归去本大爷重重有赏!快!"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听到老爷说重重有赏,一帮家丁们那是三三五五的上前,绑的绑,推的推,挖坑的挖坑,硬生生的把庄陈氏给当场生坑了。
  邓兴回到家中后,因为惧于庄陈氏临死前的诅咒,又派人到那山上,在庄陈氏被生坑的处所压上了一层又一层的水泥和大石头,似乎这样被压着的话,庄陈氏的鬼魂就算想出来也很难似的,远远望去,就像在那边立了一座雷峰塔。
  雷峰塔压住的是千古情真的白娘子,而这座塔,压住的是一位为保住贞洁宁死不平的冤魂!
  十八年后,庄陈氏之子在严汉文的扶养下长大成人,上京考取功名,中头名状元,奏明圣上,衣锦还乡,就在庄陈氏之子回籍的前一晚,刚一入夜,大坪山上,突然间暴风怒骤,一阵又一阵的行雷闪电,在塔的周围环抱不散,最后,直听得一声更大更响的炸雷,山蹦塔裂!
  第二天清晨,看见了一绺青烟袅袅升空,然后,直往邓兴家飘去。
  乡人传说传闻邓兴在昨晚三更时分别奇暴毙,死时七窍流血,双眼睁如铜铃般大,乡人都说是邓兴在家中听说塔裂之事和庄陈氏的儿子当了大官并要衣锦还乡了,在一惊一乍之下,似乎看到了鬼魂索命,就血往上冲,死了!还有人说,是庄陈氏来报仇了,掐死了邓兴。
  而昔时所有插手过罪行的一帮家奴们也被庄陈氏的儿子纷繁正法。邓家从此衰败,不久邓兴的儿女也因为在上砂生活得诸多不顺,索性就一举搬家,流落到它处餬口,但听说在此外处所也是很艰巨的生存着。
  当时,庄家的先人们为了纪念庄陈氏,就修葺墓塔,并起名为《文峰塔》,意为:愿庄陈氏在天之灵保佑,保佑上砂人们的儿男子孙们智慧智慧,身体安康,读书大进,取得好的功名,长自己的志气,盛庄家人的威风!
  文章来自江西生活论坛:《上砂志:文峰塔的传说》
收藏 分享

五百年前还没有南洋这词,小编呀好好学学历史。郑和曾到达过爪哇、苏门答腊、苏禄、 彭亨、真腊、古里、暹罗、阿丹、天方、左法尔、忽鲁谟斯、木骨都束等三十多个国家,最远曾达非洲东岸,红海、麦加,并有可能到过澳大利亚
在家千日好,在外半朝难。

TOP

返回列表
baidu
互联网 www.515421.cn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揭阳市公安局备案编号: 4452223010506